博宝艺术家 > 艺术家 > 白明个人官网
销售作品
0
欣赏作品
0
浏览
10528
分享
855
粉丝
748
+关注
更多

白明

博宝艺术家

白明 2010白明展事——国家美术与艺术家白明访谈录 Bai Ming 's Art Exhibition in 2010 ——National Arts Interview with Artist Bai Ming

时间|2011-05-11 13:23:37

来源|艺术家

作者|白明

280

收藏

博宝文化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白明 白明 2010白明展事——国家美术与艺术家白明访谈录 Bai Ming 's Art Exhibition in 2010 ——National Arts Interview with Artist Bai Ming

  如果你是从事艺术创造的,你就会觉得为自己所投身于一生的事业是那么的恢弘,因为你的同伴不仅仅是在默默做着艺术,而且他是在时间河流中前行的分分秒秒都在思考、归纳,总结出远远超出艺术范畴的宇宙观、人生观、哲学观,他的睿智、通达和深邃的思想,以及他极富生机的宽广心境,加上他对陶艺制作工艺领域的千锤百炼、为他的艺术增添了迷人的魅力。他不仅从事抽象油画、水墨、陶瓷艺术的创作,而且著书授人,尤其是他将艺术融入宏观的历史文化、传统与变革的深层次的思考,力求探寻众说纷纭的传统与当代的炽热话题的相对正确答案,他在艺术与思想上所作的大胆而坚实的一切,赋予他的艺术创作无限的生命力。下面就来听听他对艺术创作的丰厚体验。

  国家美术:你去年在法国展览,今年在西安、台湾、北京展览,最近又在法国举办主题为“瓷语东方”的展览,你每个展览的作品都有所不同,有的以瓷为主,有的以画为主,请你谈谈这方面的情况好吗?

  白明:今年我举办了4次个展,一个是4月份在西安,成立了“大唐西市”博物馆,邀请全世界爱好中国古文物的众多组织和协会,还有博物馆、收藏家等共同参加这个盛会。“大唐西市”开幕系列展览中,我是作为当代艺术家受邀请举办陶瓷艺术个展。6月份我返回北京,参加锦都艺术中心为我举办的个展“转化与制作——我的抽象之路•白明作品展”,作为我近10年的抽象艺术创作的回顾。同月,我又赴台湾参加“云霭之白——白明作品展”,从6月18日一直到8月1日,台湾许多朋友出席见面,包括收藏家、批评家及策展人,还有一些研究机构等代表人物也来参加盛大开幕酒会。台湾著名的《万宝周刊》杂志还做了专访,将我的照片作为封面人物之一刊登了出来。而今年第4个展览就是9月在法国巴黎展览的—“瓷语东方—白明陶艺作品展” 这次展览由3个单位联合主办:巴黎中国文化中心,法国普瓦迪埃孔子学院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陶瓷协会(IAC),策展人是中央美院人文学院院长尹吉男先生。尹先生专程飞来巴黎为展览剪彩。当时有多达120多人参加了展览的开幕式,IAC的前任主席、现任主席、今年IAC年会执行主席、2012LAC年会美国执行主席,2014年IAC爱尔兰执行主席,加拿大手工艺协会主席、美国夏威夷大学 佛罗里达大学陶艺系主任,德国、法国、英国、西班牙、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及韩国等30多位世界陶艺界的重要人物都来出席我的展览开幕式。在法国巴黎的个展影响很好,不仅二十余家媒体报道,并且列入了IAC年会“世界陶瓷之路”系列展,而且我的这次个展还被列入9月份的巴黎市政府一年一度著名的外国文化周系列活动。我今年的4个展览的各自作品完全不同。在巴黎的展览,主要是我的陶瓷艺术作品,还有装饰性作品、装置、雕塑、瓷板画以及水墨作品。展场是在中国文化中心老楼,一幢十八世纪未的法兰西风格的建筑,古色古香。在台湾的展览,分三个厅,一个厅展览陶艺,一个厅展览油画,一个厅展览水墨,是综合个展,也是我在台湾的第三次个展。在北京锦都的展览纯粹是我的抽象风格的材料绘画展,在西安的展览主要是瓷器。另外,5月份,我与兄长白磊在上海一起举办的由璟通艺坊在上海壹号美术馆举行的“白磊、白明作品展”。我参加的其他艺术活动还有在白俄罗斯和塞尔维亚举行由中国文化部主办的“新意向——中国当代水墨的状态”展。另外,我还参加了在杭州刚刚开幕不久的中国抽象艺术TOP作品展。参加者由中国13位著名的评论家、策展人、出版人共同提名以得票多少决定邀请的20位中国近20年来抽象艺术的代表人物。今年我自己在上海也策划了一次展览,叫做“纸墨——2010上海世博”,同时举办学术研讨会和新闻发布会。2010年是我在艺术展览方面忙碌的一年。

  国家美术:这次“瓷语东方”展出了你近10年创作的陶艺作品,观者从中可以体验到你的理念“艺术需要一种转换”,是这样吗?

  白明:“转换”一词,是我近年常提及到的一个词,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词,当我们面对创作的时候,每个艺术家都会更多地去思考自己的创作方式。怎样把自己的理念,结合艺术家本身的修养、对社会的认知运用到纸上或是其他材质上?以及如何面对眼前的图像背景,怎样去把它表现出来,而不是我受到是怎样的教育,就把它原封不动地照搬过来。所以,这里面就需要一种转换。有些艺术家是在观念上转换,有些是在形式上的转换,有些人是在材料上的转换,有些人把平面转换为立体......等等。艺术创作就是在这许许多多的转换过程中提出问题,表达艺术家的认知。其实每个艺术家都在转换,而转换又有高低。广受认同的艺术家,他们不仅能转换,而且还要擅于转换。这种转换符合我们的传统,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能够在艺术上得到认同的艺术语言,这就是我要求去追寻的目标。我的转换不是猎奇,而是希望我能将自己的学识,通过自己消化以后的“传统”成为自然而然的流露,就是我自己心中想要表达的东西,而且我更多的转换是把中国传统的审美方式,转换为新的东方文化背景下的一种艺术创造。当我在陶瓷里面寻找自己的创作渊源,在陶瓷的审美之中养育自己,在中国传统文化之中养育自己的时候,我发现自己骨子里面的这种文化转换,更多的是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同感,但我又不是以过去的那种司空见惯的图式背景来直接表述,我是把它当作自己的一种性情,我的作品就像是“自我的日记”,有人会觉得这“转换”一词很简单,但对我来说,这恰恰表达了我的一种转换方式,个人的日记是比较私人化的,情感化的。

  国家美术:本次展览是你绘画和陶瓷的完美结合,把传统的中国文化意境用当代的语境表现出来,你努力要表现的是东方文化的深刻内涵,请问在现代陶艺国际化的背景下,你是怎样来体现“东方精神”的?

  白明:这个问题你提得非常好,这也是我们陶瓷艺术家经常会思考的问题。我认为,一直以来,世界对中国陶瓷文化的认同可以说是公认的,就是到今天,中国传统陶瓷艺术在西方的影响仍然是非常深刻。西方对中国的陶瓷艺术非常尊敬、崇尚,中国的陶瓷艺术吸引了世界各国的人到中国来寻根,来寻找他们想要获得的陶瓷艺术的营养。而中国陶瓷产区的现状并不代表今天的中国陶瓷文化在世界上的真正地位,因为它只是传承了中国传统陶艺的技术功能。从深层次来想,今天中国的陶瓷艺人更多的是传承了一种技艺。就像用颜料可以画油画,用宣纸可以画水墨画,而作为陶艺家来说,我们可以用陶瓷这种材料来表达一种认知,这又要提到前面说到的如何“转换”的问题。当今中国的陶艺家一定要融入到21世纪的中国文化背景和世界文化背景中去做创作,才能获得在世界上应有的地位。如果只是技术层面上的传统,我不认为这是今天的陶艺人应有的全部态度。因为一种纯粹的技术,我们可以通过勤学苦练达到的,但是,如果艺术家能够转换对陶瓷材料的认知,那是需要修养的,是需要作判断的,是需要作取舍的。我以为,如果中国当代艺术能够真正走上国际舞台,不是中国的当代油画、书法、雕塑,而恰恰是瓷器和当代的纸墨艺术,因为这两种艺术在文化认同感上,是极为中国化的,是中国有代表性的,而且曾经是受世界追慕的艺术样式。这两种经典的中国艺术样式,需要今天的中国人创造出新的语境,而这种语境在西方人看起来很东方的,可能在中国人眼里它脱离了传统。我要强调的是,继承传统,并不是完全继承传统的样式,而是要继承传统的审美。我们绝对不能在样式的重复上自我标榜:我是传统的。纵观中国的陶瓷艺术史,凡是我们觉得能代表历代传统的佳作,都是在当时具备鲜明特征的创新作品。比如,我们一看就知道,这个是唐代的作品,这是宋朝的,这个是魏晋时期的,这个是清代的。因为每个时代都有它的鲜明特征,它是相对于前朝而言,它是新的,只是因为时间过去了,后人追慕这种样式,后来所有的文化人的追慕,把这种样式变成传统,现在我们说某某作品像清代的,或是像明代的,就是传统,如果传统是这样延续下去,实际上不是传统。这是被误解了的传统,是伪传统。所以,作为陶瓷艺术家,就当代性来讲,真正能够把作品融入到这个世界中来,融入到艺术发展的体系中来,那他的作品就最具有当代性。并不是因为陶瓷是中国艺术传统的一个种类,曾经在世界文明史上灿烂过,所以就说它是传统的,就没有当代性。就像今天的水墨一样,如果仅仅是画一些传统意义的花鸟,那它的当代性可能就未必能鲜明地体现出来。

  国家美术:你在北京的展览主题是“转化与制作”,请问其涵义是什么?

  白明:我认为,这个“制作”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我前10年的抽象艺术作品,有很大成分的制作性,而不仅仅是传统地把油彩在画面空间上表达我的空间,表达我的情绪,表达我作品的结构。我是先在画布上做材料底,这材料底就涉及到制作性。因为我具有陶瓷艺术的经历,我本身是学陶瓷的,而陶瓷肯定会涉及到泥土、制作过程,甚至还有程序、约束,因为陶瓷它有工艺与科学的两面。所以,陶瓷艺术赋予我非常好的创作上的独特性。很多自由艺术家,比如画水墨的,画油画的,他们虽然是科班出生,但未必受过像我这样的陶瓷教育;而受过陶瓷艺术教育的未必能成为好画家。而我本身就是画家,又是陶艺家,我的创作其实在学生时代就已经开始了。93年我的油画获博雅油画大赛全国大奖,所以我是以画家的身份进入到陶瓷艺术的学习和创作中来。而这种学习对我带来莫大的好处,这也是我的创作能够保持自己独特性的地方。可以说,在画家里面,像我这样学工艺教育背景的人的为数不多。我学陶艺的过程,培养了我对材料的熟悉程度,远远大于普通的艺术家。1996年我举办了第一次个展,研讨会上许多一线的当红艺评家都出场了,对我有材料制作性的作品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所以,这次在锦都展览就有了“转化与制作”的主题。因为我的创作作品,包含着制作的很大成分。我的作品不是单纯的绘画,我与绘画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所以我的作品能够保持我所特有的面貌。

  国家美术:你的代表作《参禅•形式与过程》等,这类作品你做了不少,请问你是不是想透过作品表达你内心的需求,这些作品与“参禅”的关系是怎么样的呢?

  白明:有一次我作品做坏了,将陶泥揉作一团,往旁边一放,待我回过头来看那团陶泥的形状,使我为之震动,它状似一位老者参禅打坐的背影。这种打坐的形象使我产生许多联想,我想要了悟参禅的内在本质,势必要透过参禅的外在形式。我做了60多个这样的作品。外形大体相似,但在结构上有所变化,这其中的变化满足了我内心的表现欲望、想象力和内心的思考。就这样从一个相对外在一致的造型,表现了一种静谧的氛围,而这种静谧的氛围又具有参禅的意境。白色的瓷土、白色的宣纸平静的并列在那儿,也有那种参禅般的外在形式。即:外在形式上大致相同,实际上内在的本质各不相同,每个作品看起来似乎都一样,实质上各自有各的自表情和生命。虽然我不是一个真正的宗教信仰者。但是我喜欢将自己的生活置于宗教文化的氛围中,这就是我创作参禅系列作品的形式和内在的过程。

  国家美术:你的另一个重要作品《瓷语新解•山水与时间》提到一个时间的概念,请问时间在你的作品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白明:这个实际上也与我的哲学观有关系。人会思考,这种思考很难有着一种恒定的观念支撑着你,这种不恒定性,恰恰是时间的过程所引发的种种现象。而我又很喜欢考古,喜欢看考古挖掘的,喜欢寻访文明古迹,那是呈现过去人类活动遗留下来的真实的东西,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真实的了。反而是我们今天的历史可能有假,我们今天发生的事情,在下一秒钟就有可能被篡改,我们的新闻很多是不真实的。世人会把自己夸夸其谈的事情感动自己,还把它当成是真实的事情再讲给别人听。所以,当你认清了这种真实性非常值得质疑的时候,你的生存观也会受到质疑。考古学则完全是对真实情况的再现和膜拜。我对时间概念一直持有一种敬畏感,我敬畏时间所带来的众多的结果和变化,时间会让一个万念俱灰的人充满希望;让一个春风得意的人,心灰意冷;让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幼小生命成为一个垂垂老者;让所有在这时间长河中流动的生命、物质、财富等等……的一切随着时间往后移,产生质的变化。我去看了敦煌后的感觉,就是时间给这个河床留下来的痕迹,我追慕着汉唐魏晋年代在这么荒无人烟的河床边上,有人那么虔诚的画下了那么多的图像,而当初那么鲜丽的色彩如今都变样了,鲜明的东西变得灰暗了,让人深深领悟岁月可以如此的磨灭很多很多鲜艳的东西,但是留下来的一定是永恒,它告诉我的是更真实的东西。我对时间的敬畏,会导致对时间的困惑,时间意味着的许许多多的东西,人类没有答案。所以,有一段时间,在我的油画和陶瓷创作作品中,不断地重复与时间、与敦煌,与衰败了的自然风光、破壁残垣有关联的图像,我大概做了20—30件这样的作品,远看像山脉,里面全是斑驳的纹理,有风霜感,有岁月感。

  国家美术:你既是画家,又是陶艺家,创作路子颇广,涉及好几个领域。能不能谈一下你在这几个领域中是如何协调它们之间的关系,又是如何建立自己的审美风格的?

  白明:其实,每个人的路是透过时间来呈现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阅历的不同,以及人的健康状况,与人交往的情况而出现许多变化所带来的结果,而这种变化都是自然而然产生的。我做油画、水墨、陶瓷,还写过许多有关中国现代陶艺的书。可以说,对中国现代陶艺的发展,我作出过自己的贡献。至少在这10年之中,许多陶艺专业的学生是读着我的书长大的。我画画,不是猎奇,因为我是画家;我做陶艺也不是猎奇,因为我本身是做陶艺出身,我的专业就是陶艺;我写书也不是猎奇,因为我是教师;我做水墨也不是猎奇,而是一次偶然的机缘使然。我的第一张水墨创作意外的被人收藏了,从而膨胀了我水墨画创作的“野心”。细想起来,这也是不足为奇的,因为青花与水墨是息息相关的。由于我的教育背景、艺术经历,以及我的哲学观、生活观,我也就会自然而然的去从事这4项我所喜爱的事情。我很喜欢陶瓷材料的本身美,我一半是参与材料之中,一半是让材料自己说话。如果说我的作品艺术风格不同,那是材料的不同,我的所有的作品,包括水墨、油画、陶瓷都有一个相同之处,那就是充满动感的安静之美。

  国家美术:想请教一下,一件怎么样的作品才是好陶艺?

  白明:好的艺术作品首先是要有新颖的艺术风格。然而,新的未必就是好的,猎奇的、胡来的东西也有可能是新的,但未必是好。第二,好的艺术作品必须符合人类文化历史形成的审美渊源。第三,好的艺术作品要符合材质的审美,让材料有说话的空间。中国的水墨画,以柔软表现厚重,笔、纸、墨、水,都是柔软的,却要表现变化极为丰富的自然和人的内心。甚至是可以用单纯的黑,来表现深奥的哲学观。这是纸墨特有的表现形式。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那他的创新是背离本质的。我这样的回答不仅仅是对陶艺而言。只是我的个人观点。

  国家美术:中国现代陶瓷在市场上的价值被低估,是不是这样?

  白明:这个现象是存在的,但要看放在什么层面上来谈。如果与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相比,它是被低估的。而中国的当代艺术作品与西方的高价位作品相比,它也是被低估的。但反过来说,非要把中国的当代艺术作品与西方的作品相比,这样做合理吗?陶艺作品与高水平的当代艺术作品相比,这合理吗?所以,我倒是认为这个价格并没有被低估,也没有被高估,而是客观的。今天艺术品价值既然存在,一定有它的道理。如果它被低估,我认为倒是中青年的有思想有艺术品格的好的陶艺作品的价值被低估。

  国家美术:请你谈谈陶瓷作为中国艺术形式之一,它在世界艺术的地位、以及它未来的发展趋势。

  白明:我认为,中国陶瓷艺术在世界的地位一定会超过现在人们的想象,将来最能代表我们中国在世界艺术上的发言权,并能被西方人接受的一定是:瓷器和纸墨,而不仅仅是经济力量,经济力量能使我们国家强大,能在国际上获得发言权,但不一定能被西方人甘愿接受。中国的艺术家将来不会接受西方人来选择艺术作品的方式。瓷器和纸墨,由于它的独特性和本土文化的象征性,将会越来越受到西方强国的充分的尊重和承认。中国现在要做的是,慢慢的要将中国的价值观和文化施予给西方,就像他们曾经也将他们的文化施予我们一样。

  国家美术:最后请你简洁地用一句话描述一下你的人生观或艺术主张。

  白明:假如艺术创作和我的情感、生活方式的本质达到一致的话,那是我期望的创作境界。

博宝声明:博宝艺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延伸阅读:
陶瓷基因库留给国家白明:捡出古瓷片博物馆
古瓷片收藏家“片儿白”白明
白明:古玩专家谈收藏
听陶瓷背后的故事 “片儿白”白明开瓷片收藏良方
书画家白明省会举行举办书画展
生活的感动——白明的青花世界
陶瓷基因库留给国家白明:捡出古瓷片博物馆(图)
鉴赏家白明:收藏未必信专家"打眼"之后怎么办?
艺术品得靠心灵对话 白明:没有造假就没古玩
揭收藏黑幕行家白明提醒爱好者"十贪九打眼"